散文王国的独行侠--读《山有木兮木有枝》有感

发布时间:2017-04-07 11:13      点击量:618
丛桦的散文别有洞天。
       
如果你想尝试一种阅读上的新鲜感,就看丛桦的这本《山有木兮木有枝》。
       
丛桦以探索的姿态写散文。她一反散文创作的“常理”,以逆反、倒置、差转错落的艺术手段演绎散文,以独特的语言、灰色的幽默、厚重的文气,构建起属于自己的散文王国,形成了别于他人的散文风格,可以说是独具韵味、独树一帜、独具风流。她为自己的散文贴上了防伪标签,别人很难模仿和复制。
      
那么,丛桦的散文独在哪里,又特在哪里?我感到有三点,一是选择题材独特。散文写作一般都选择大美或者大爱作为自己叙述的对象,而丛桦的叙述对象大部分比较偏狭,进入她笔下的常常是一些不起眼的事物,甚至是有些灰暗的、更有些表面上看来有些丑的事物,如夕阳中墙根下的老人、即将病死的老牛、城市中狭窄泥泞的街道胡同、串行于胡同中收破烂和卖包子的人,而恰恰是这些事物中最有故事、最有色彩、最有写头。如她的散文力作《石马街叙事》,就是描写城中一条古老的聚居着各色人物、演绎着各色故事的普通小街。这条小街我太熟悉了,然而在丛桦的散文中我却感到陌生,因为她写得太好了。二是语言独特。丛桦的散文语言很朴拙、很辛辣、很老道,极具张力,同样一句话,用她的笔写出来就流光溢彩了。比如她写姓氏文化的传播者丛松坡先生:“他貌相威武,体型剽悍,颇有雄姿,穿上兽皮,再戴上貂裘护耳帽,就是正宗的匈奴单于。他胸腔宽厚,嗓音粗犷。记得2007年在丛氏大宗祠,他对着一株挂满花穗的槐树,一声怒吼,落花便如雨了。”三是文史底蕴深厚。丛桦的散文虽然大部分写凡人凡事,但任何小事凡事她都能用文史勾连起来,我有时就惊叹于她古今中外引经据典,天文地理,正史野谈,知道得那么多那么广,这无疑增加了她的散文的文化含量和艺术品位。
    
丛桦像一个独行侠,在散文创作大漠上孤独地行走着,天马行空,独来独往,无门无派,不在乎任何评说,但追她的读者很多、很多。